零零教育信息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
  • 与网友的惊险约会

    上大学后,林婷缺少了父母的约束,她慢慢放纵了自己,开始沉迷在网上和形形色色的人胡侃乱聊。在网上,林婷一改自己乖乖女的形象,经常刻意装得放荡不羁。决定在网上玩那个刺激游戏的念头,是在认识阿达时冒出来的。阿达是云南人,刚和他认识时,林婷问他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林婷本来想如果他说了是迪吧或餐厅打工的什么人的话,她就会说她是一个酒吧的服务小姐;如果他说他是黑社会的混混的话,林婷就会

  • 左手叛逆,右手温顺

    安琪说,她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长成一个坏女生。微胖女孩的凌乱美安琪是一个微胖的女孩,脸上长着点点雀斑煞是可爱,头发不长不短,可是她扎起马尾以后,我就成了班上仅存的一枚短发女生。她并不在意自己的发型,刘海三七分,挡住视线了就剪。后面的头发扎得很低,因为头发尚短的缘故,我从后面看她,不论哪个角度都觉得她的发型像中年大妈。她说她喜欢凌乱美,就像韩剧里女主角的飘飘长发被风扬起来的样子,带有一种不可言语的凄美

  • 暗恋是一颗残缺的种子

    暗恋是一颗非常藐小的种子,如果先天营养不良,就无法发芽生枝,久而久之,在心里一点点枯死,留下一生也无法磨灭的影子。1姜芸在寻找一种淡蓝色的孔雀鱼,尾巴有黑色小点,夜里会发出蓝色的荧光。姜芸第一次养的孔雀鱼,是她暗恋的男生转学之前送给她的。此后,她一直养着这种被叫做马赛克的孔雀鱼,给它们另起名叫做“蓝波点”。一年后的一天早晨,它们突然死在鱼缸里,是寿命到期。鱼缸空在那里很多年

  • 眼神

    她那眼睛,汪汪如水,笑意盈盈,那眼神就像迷途者找到方向那样闪着光。那是平常的一天,放学后,爸妈带我到饭馆吃饭。饭前要洗手,我迅速奔向洗手间。一个矮矮的、约摸三四岁的女孩正踮着脚,左手撑在台上,右手探出,离那个“新式水龙头”的开关一厘米的样子,她不住地左右摇摆着身子与小手。所谓“新式水龙头”也仅是对她而言吧,现在水龙头大多都是上下开关,而左转、右转分别

  • 坐前排的学问

    在大学时,给我们上课的万教授,经常会有一些看似漫不经心的提问。有一次,万教授问道:“世界第一高峰是哪座山?”如此小儿科的问题也搬到大学课堂,大家当然不屑一顾,仅用最低分贝附和:“珠穆朗玛峰。”谁知教授紧紧接着追问:“世界第二高峰呢?”这下,大家可傻了。有人争辩道:“书上好像没有见过!”教授不置一词,再问

  • 四人转的单恋

    那一场四人转的单恋啊,记载了我所有的青春年华,记载了我无法忘记的过去……1。大一,我穿纯白小棉裙、走路迈莲花步,会对自己喜欢的男生含蓄的笑。好友小米冷不防踢我一脚,你笑什么,神经病啊?我把目光恋恋不舍的从一男生身上移开,我没有神经,我只是陷入了情网。你爱的是武生吗?小米真是我的影子,一针见血的猜中了我的心思。这又有什么呢,我们是穿一条裤子还嫌胖的朋友。小米告诉我,她暗恋

  • 谁没有过一次暗恋

    那年,她大一,人称才女的她情不自禁地恋上了班上一个坐在后排的男生。因为他,她成了一个单恋女生,不想告白,不敢告白,更不知该如何告白。她可以不注重他的家世,他的外表,但深陷暗恋的她却稍显自卑,来自农村、长相平凡都让她觉得自己配不上他。于是,她习惯了将情感寄托于文字,藏于心底,关于他的日志,满满当当地占据了她的秘密日记本。每一次进教室,她都会无意之中偷看他的位置,看看他在不在。他若在,她便会迅速扭头,

  • 我的室友林书豪

    “说真的,我一点都不感到奇怪,如果你知道书豪在大学时经历过的那些困难遭遇,你也不会奇怪。”当世界都被林书豪震撼时。NR(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)中国公司活动协调员何凯成这样说。他在哈佛大学与林书豪做了3年室友,亲如兄弟,毕业后,依然保持着紧密的联系。林书豪第一次在NBA首发上场时,何凯成特意赶到现场支持好友。“看到书豪现在的表现,我打心里为他高兴,他的信仰支持他走

  • 自行车上的单恋

    高中的我是校园里的一只流浪猫,逃课迟到是我的家常便饭,天天抱着一本世界名著,任凭我作家的梦想轻舞飞扬。班主任几次找我谈话,问我到底住不住校?我告诉班主任,寝室那些臭袜子臭鞋子,还有如雷贯耳的打呼噜声我无法忍受,所以,我依然做我的走读生。因为学校离家很近,我只需要穿过一条商业街和小路就可以到学校。可是即便是这样,我还是经常迟到。班主任不得不给我下最后通牒,不住校可以,但不允许我迟到。我嘴上答应着,但

  • 寂寞的十七岁

    秦百川蓝贝贝搬来李家大院没多久,秦百川就分门立派彻底当“叛徒”去了。那时候,秦百川还是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,光溜溜的下巴上既没有粉刺,也没有青春痘。我和徐小儒成天坐在大院里的洋槐树下,画小人,诅咒见色忘义的秦百川出门磕掉大牙。事实上,还没等出门,秦百川的厄运就滚滚而来。那天,恰好放月假。秦百川站在楼上,对着镜子,一面把头发梳得油光可鉴,一面得意洋洋地朝我和徐小儒抛媚眼。大家各

  • 亲吻亲吻我的恶魔王子

    苏韵雪在老妈一大早河东狮吼的帮助下,成功地准时到了学校,要知道第一天迟到可是不大好。正当大家在教室里抱着老同学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时候,教室门被一脚踹开,吓了大家一跳。结果是大家都保持着握手或者拥抱的姿势,有的眼泪和鼻涕还挂在脸上,就这样呆呆看着这个长的真TMD帅的男生。而这位仁兄丝毫没有犯罪感,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走进教室找了最后的位置坐下。本来苏韵雪是不想管的,但既然他坐了这个座位,就不能不管了。

  • 失恋就像冬天的一棵树

    这座城市里面每天都会有很多人,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擦肩而过,各自天涯。他们不是薄情,只是因为,青春的爱恋本来就如同叶子,太薄太轻。ONE这座中部城市最典型的气候特点是,春秋很短,冬夏很长。每年2月初还是冷得要死,但短短的一两个月时间,春天就被彻底赶跑了,林佳妮还没有来得及把衣柜里面的春装换完,夏天就来了。对于很多像她一样年龄的女孩子总喜欢这样的天气。她们可以在脚趾上涂抹各种颜色的指甲油,穿短得可以露

  • 单恋是一朵娇美的花

   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她站在讲台上略有些生涩地介绍自己。她的温文尔雅、博学多识,还有那具有穿透力的声音,连带她始终微笑着的大气淡定便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之中,挥之不去。是的,就在那一瞬,我喜欢上了她,而且整整喜欢了十五年,几乎占据了我的青春岁月。我想见到她,但又怕见到她。我每天坐在靠窗的角落固执地看着她从办公室匆匆走出,然后在她走进教室的那一刻,我又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。因为我怕别人甚至她看出我的心思,而

  • 配角同样耀眼

    班里的小梁是一个篮球迷。他成绩不咋样,但十分热爱班级,只要关系到班集体荣誉的事儿,一点儿也不含糊。当得知要开展篮球友谊赛的消息时,小梁甭提多高兴了。赛前的日子,他努力练球,球技越来越棒。比赛的日子到了,但在赛场上,小梁的手感似乎没了,投球老是出错。这孩子急了,拿到球也不传球,只顾自己投篮。半场下来,他一个球也没投中,对手一下子领先我们4分。中场休息,我抓紧时间布置战术。“小梁,你负责篮

  • 愿陪你一起难过

    1洛小晴不能确定自己得知的消息是否属实:许博勤和谢雨心分手了。这怎么可能呢?许博勤不依旧对谢雨心很好吗?他们4个人一块儿时尽管有点儿不一样,但是还是一如既往地打打闹闹有说有笑的啊!何况……和他们这么要好的自己,怎么会不知道一点儿“内情”呢?同桌奇怪地看着一脸惊讶的洛小晴,不悦地说:“你知道的比我们还多呢!装什么啊?”她说的

  • 冬冬的生日

    冬冬的外婆每天早上给他三元钱,一元钱买早点,另二元钱是早上中午和下午往返的车费,他每天早上吃上一张五角的油盐饼或糖饼,另外五角喝一碗豆汁或豆腐脑,这对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来说也不算少。外婆的身子骨不好,靠吃药顶着,每月二百多元的低保金得算计着花,可阴天下雨腰腿疼病老犯,厉害时扶着墙走,干活站不住只好搬个凳子坐在灶前煮饭。冬冬的妈妈在爸爸出车祸的第二天就不认人了,现在住在外市的一家特殊医院里,没有了悲伤

  • 谁的青春期里 没有几件糗事

    别的同学,考试没有考好,脸上总会挂出忧心忡忡的表情,担心老师批评,担心家长训斥,担心同学们嘲笑,于是,便像一朵霜打的花儿,蔫头耷脑,找个没人的地方反省或自我检讨。唯有天蓝蓝同学不是这样子的,考得再烂,她也不会放在心上,每次考完试,老妈问她,考得如何?她言,还不错啊!可是等到成绩下来了,天蓝蓝同学的成绩每每总在尾巴梢上,老妈愁得眉头拧在了一起,皱成了山川河流,天蓝蓝却没心没肺地摇着老妈的胳膊说,多大

  • 青春不怕平淡收场

    窗外阳光灿烂,碧树上洒满金辉,轻风吹动,满树的金辉摇摇欲坠。阿杰就坐在窗边,戴着耳机。“你在听什么?”乐瑶走到他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阿杰转过头看了她一眼,微微一笑,摘下一只耳机告诉她,是一首轻音乐。“好听吗?”阿杰递过耳机,乐瑶把它放到耳边,音乐缓缓从耳机传入耳中。轻盈、跃动的音符,给人一种坐在树下看白云悠悠飘过蓝天的感觉。“很有味道。

  • 恋爱实习生

    1高考结束那晚,有人烧书有人唱歌有人彻夜游荡,布书慧却在小床上写日记。她写了很多,字迹飞舞跳跃,恐怕自己都难辨认,但最后两句却特别工整,好像一个煞有介事的宣言:“我的禁欲时代到此为止,大学一年级我要看许多杂书,认识许多朋友,最重要的是,逮住一个男孩,试试恋爱的滋味。”她的风格是,做一件事要有血在烧的感觉,就像大一的这年初冬,天空下点薄雪,她围着大红色的围巾,一口气跑到土木工

  • 爱和智慧的魔术

    我从小不被别人看好。因我神情木讷,反应迟钝。父母常叹气,认为我毫无优点可言。我爸爸为了印证自己的直觉,在我读小学时,常将与我同龄的邻居男孩叫来,我俩小孩站在他面前,他出诸如25加68等于多少的口算题让我们答。题我会做,可要心算很久,那男孩常一口报出答案,且道道正确。男孩越答越自豪,爸爸越来越悲伤,我在这样的对比中羞愧得头都不敢抬。父亲最后得出了结论:你真的笨。因为这种迟钝,在数学课上,我从不会发言

  • 感恩是一种动力

    那一年,我大学毕业了。在一次人才招聘会上,我被南方一家企业相中。与我同时被吸纳的,还有另一位毕业生。他姓周,经历与我大同小异。报到那天,公司老总亲自领着我们参观工厂。来到一个车间,他对我们说:“欢迎加入我们的企业,从今天开始,你们就是这个车间的工人了。”说着他把车间主任喊来,叫他给我们分配活儿。然后转身走了,留下我和小周面面相觑。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车间主任就塞给我们每人一

  • 抓一颗蓝色的星星许下心愿

    “太阳出来的时候,把所有孤单统统晾干,我想你会忘了我的好……”陶晓宁的手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存了这首歌。每次听时陶晓宁都有想哭的冲动,他知道,自己这是在想米可了。米可是个狠心的姑娘。她说她去了白玉镇,一定会来电话,常常来电话,或者写信。可是,米可一次也没打来电话。每周一、三、五生活委员许小年去传达室取信回来,陶晓宁都紧张得手心出汗。米可无一例外地让

  • 一张信纸上的46个名字

    他是个怪人。他很少说话,经常迟到,脾气还特别大。我没见他跟谁一起走过路或者吃过饭。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,他每个学期的学费总要拖很久才能交。他成绩不好,又不大合群,因此,同学老师都不太喜欢他,尤其班主任,隔三岔五就在课堂上点名让他交学费。他不说话,把头拉得很低很低,像要塞进课桌里一样。再后来,他与我同桌。可不到一周,我们就被调开了。他喜欢把书堆得乱七八糟,有时还会闯进我的地界。我和他不熟,因此,就会板

  • 背叛

    1我在北京的猎猎狂风里接到唐僧的电话:这个圣诞,我有人一起过了。那真好呀。八戒什么时候嫁出去了,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哦。我说好。收好手机,抬头看见北京傍晚艳丽的霞光,云总是零零落落的几朵。让我想起和唐僧躺在操场的草地上,看南京大朵大朵的云,他总是幻想,那些云一会儿像苹果一会儿像奶糖,反正都是他爱吃的。我们是初中同桌,一坐就是三年。刚开学那天我俩因同时偷吃奶糖,被老师发现了。老师让他重复一下刚才讲的什

  • 与我无关的忧伤

    我读高一的时候,每天放学,总能看见我家楼上的女生和一个男生一起走。男生每天都要送女生回家,送到小区的大门口。我记得那男生有着很干净的皮肤,比我还喜欢笑,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。那女生倒是很严肃的样子,长得也并不好看,只是常常在家人口中听说她学习多好,人多懂事。有时周末,他也站在楼下的花园里等她出门,但是又不好直接找她,于是就在花园里晃啊晃。我和同学在一边玩,同学就会随便问几句:“等她吧?&

    页次:1/129 每页25 总数3206    首页  上一页  下一页  尾页    转到: